框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框绞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抛弃速胜幻想以悲悯之心布局下半年

发布时间:2021-01-25 15:10:13 阅读: 来源:框绞机厂家

抛弃速胜幻想以悲悯之心布局下半年

问题一:  A股为何熊途漫漫?

因为中长期主要矛盾—经济“再平衡”的进程缓慢。中期矛盾决定市场趋势,短期矛盾决定市场波动。  (1)2010年之后,影响中国经济和股市中长期发展的主要矛盾一直未变: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后遗症,并且痛苦地实现经济再平衡。中长期的主要矛盾决定了市场的大趋势,“经济再平衡”的中长期矛盾不解决,整个市场震荡“熬底”态势也很难发生系统性改变。  (2)2010年之后,影响中国经济和股市短期波动的主要矛盾表现为经济下行与“稳增长”政策之间的博弈。因此,这几年A股的反弹时机往往是对冲周期下行的政策力量显著增强的阶段。但是,短期的政策刺激反而积累了中长期新问题,反弹行情的可操作性越来越差。  问题二:  为何经济再平衡缓慢?  因为走了弯路,只能选择“退二进三”的转型路。  (1)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前,中国面临经济内部和外部双重失衡的问题。外部失衡问题的核心,就是中美经济的再平衡问题。2001~2008年,中国经济增长搭上了全球化大发展的顺风车,分享了加入WTO之后全球产业链转移分工的红利。一国的顺差对应着另一国的逆差,美国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实行宽松货币政策;而中国2001年加入WTO,从而出现中国提供储蓄给美国消费的G2模式。在中国,“贸易顺差”转变为“外汇占款”,进而转变为“基础货币投放”,导致2008年之前中国国内流动性泛滥、投资过热。  (2)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全球化进程受阻碍,中国经济外部失衡的矛盾被被动调整,缓解。因此,中国原本庞大的出口部门面临着寻找新的需求源的困境。到2012年末,全球贸易依存度也才恢复到51.2%,低于危机之前的历史最高水平(52.9%)。中美两国都开始缩小本国的贸易顺逆差敞口。2013年末,中国出口额占全球比例已经达到11.8%,进一步提升空间有限。  (3)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内部失衡的矛盾进一步恶化。消化全球化过程中的过剩产能、依靠内需获得增长是中国的必然选择。究竟是依赖最终消费驱动还是投资驱动,构成了截然不同的宏观路径。  基于以上背景,中国经济的“再平衡”之路主要有以下三种选择:  第一,“大破大立”式改革、转型。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涉及收入分配改革、城乡一体化、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等,好处是长效、可持续,代价是短期资产负债表收缩、经济衰退。其实,2008~2011年,趁着欧美经济危机时,中国借坡下驴、顺势调整的代价最小。但是,随着2012年美国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中国面临更加复杂的国际环境,“大破大立”式转型失控的风险很大。  第二,“退二进三”式转型。以转型为方向,有序地改革为经济再平衡付代价,有克制地“稳增长”以防范系统性危机。这种好处是平稳、减轻转型阵痛感;坏处是“死不了、活不好”的时间较长。  第三,依赖投资的老路,政府可控,效应立竿见影,用更大的投资来消化前期投资后的产能,但在下一期却无法像最终消费一样实现良性正向循环。  很显然,2008年之后,我们选择了“短期放松而长期紧缩、短期舒服而长期艰难”的路径。这种宏观上的悖论导致2011年之后,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连续26个月负增长,而美国却实现了PPI的正增长,传统上同步的中美PPI走势脱钩。国内实体经济通缩不利于债务人,但有利于债权人,银行业占上市公司整体净利润比重越来越高。  问题三:  A股熊市何时结束?  熊市已到后期、底部区域。但是,结束尚待时日,要等待经济转型进展。  (1)A股此轮熊市的结束,难以依靠“速胜论”。因为,从宏观背景看,未来主要矛盾演变的路径—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环境下,解决中国经济问题只能在妥协中前进,既不会选择“大破大立”,也不会选择“走老路、猛烈刺激”,只能选择“退二进三”式转型。  (2)政策放松,带来的只是“年年岁岁花相似”的反弹行情。经济再平衡的宏观路径选择,导致这几年宏观周期不断反复,经济呈现抵抗式回落,A股的投资时钟一直在衰退和阶段性政策驱动的景气之间摇摆,A股的反弹时机往往是对冲周期下行的政策力量显著增强的阶段。  2010年后,“经济下行”与“稳增长”政策之间的博弈不断地发生。2010年上半年,政策踩刹车,年中担忧硬着陆而放松。2011年,全年抗通胀,经济从滞胀走向衰退。2012年上半年,经济下行,地方政府新一轮举债,通过基建稳增长。2013年二季度,经济下行,利用地产稳增长,“非标”凶猛。2014年上半年,地产又不行了,稳增长如期推出,但比较克制。  (3)政策放松带不来牛市。首先,在现有的经济环境下,政策放松表面上是扩张,实际上却是把经济失衡问题拖得更久。严重依赖于投资的稳增长,特别是基建和房地产投资,导致的恶果是,一方面,资产负债率急速提升,债务问题如影随形。A股非金融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末资产负债率达到60.7%;另一方面,全要素增长率(TFP)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低下,反过来又恶化了债务问题。其次,投资依赖症不解决,货币与信贷融资需求饥渴症难解,较高的资金价格制约A股估值,也制约了财富向A股配置。  (4)A股熊市已经大概率步入后期,而后期的持续时间则取决于经济转型的进展。经济加速失衡、加速累积新问题的阶段已经过去。和前几年的熊市前期不同,如今,经济转型的战略方向已经明确,宏观政策尽量保持定力,避免积累新的经济问题。与此对应,股市由前几年的盈利和估值的双杀转向如今的单杀,传统权重型类股的静态估值已足够低但问题是行业趋势仍处困境,而新兴产业的趋势向好但问题是估值已高。基于经济转型过程的“退二进三”诸多波折,因此,面对A股市场的熊市后期,需要更大的耐心。  问题四:  如何布局下半年行情?  在熊市后期,在中长期底部区域的“熬底”过程中,会不断出现跌深反弹的小行情,很多是诱多陷阱,追涨的操作性较差。但是,当市场过度悲观时,可以怀着怜悯之心布局反弹。  下半年,具有可操作的反弹窗口,很可能是“金九银十”。此时,房价下跌促销的概率较大,市场开始时或许悲观。但是,如果能够以价换量,则经济和市场预期有望改善,再加上沪港通的实施,从而引发阶段性反弹。  在投资策略上,建议用“低估值+稳健成长”类个股来防御,波段操作“战略性标的”。  (1)新股相关的机会。围绕今年下半年A股市场的最明确的热点—新股发行(IPO),积极参与新股相关的机会,包括申购新股、炒新热潮下的次新股等;(2)定向增发的机会;(3)债市步入牛市,股市里面的高分红类债券标的可以作为防御型仓位;(4)下半年熬底中的反弹阶段,主战场将围绕两类战略性标的展开:  一是地产股。这是传统产业中牵一发而动全局的战略性资产,需要择时。房地产周期下行加大了稳增长的压力,无论是博弈地产调控放松,还是货币政策放松,均对地产股有正面催化。再结合估值等因素,至少能获得相对收益。  二是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成长股。这是受益于经济转型的新兴产业中的战略资产。但是,创业板当前的高估值对整体行情形成制约。后续行情更要立足于细分性的机会,可以等待中报业绩之后的分化,严格精选择股。建议继续关注营收高速增长的互联网消费、文化传媒、信息安全和信息服务、医疗、半导体等。

清远工业设计

江门产品设计

延安产品设计

鹤壁产品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