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框绞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E监管条文互掐各监管部门政策角力

发布时间:2020-03-26 18:05:30 阅读: 来源:框绞机厂家

[导读]各监管部门在PE领域政策角力,仅是混业趋势下诸多问题的一个缩影

股权投资企业(下称“PE”)的监管权之争再起风波。

3月25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股权投资企业备案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694号文”),要求在6月1日前,各地股权投资备案管理部门须出台备案管理规则。其中“PE发起或管理公募或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投资金融衍生品、发放贷款被认定为违规行为,要求限期整改”,意味着目前不少PE正在积极筹备的公私募业务被认定为违规。

在此前的2月份,证监会在其下发的部门规章《资产管理机构开展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暂行规定》(下称《暂行规定》)中确认,符合条件的PE机构可从2013年6月1日起开展公募基金管理业务。

一放一收,证监会与国家发改委相左的两条规则,让诸多PE界人士“很茫然”。而两个政策的实施时间点都集中在6月份,也使得业内十分关注届时的具体执行情况。事实上,各监管部门在PE领域政策角力,仅是混业趋势下呈现出的诸多问题的一个缩影。

条文“互掐”

按照“694号文”要求,各地备案管理部门不仅要在6月底前出台并上报地方股权投资企业备案管理规则,而且要以地方政府规章的形式发布。文中还称:“未按规定整改的机构,要列为‘不规范运作股权投资企业’,并在相应国家或省级备案管理部门网站上予以公布。”

但在投中集团分析师冯坡看来,公示并不具备太大杀伤力,“发改委并没有权利撤销PE执照”。他认为,发改委与证监会的规则冲突只对大型PE有所掣肘。“想转型成为大资管的PE并不是很多,也就几十家,同时在国家发改委备案的PE更是少数。”

PE机构需要在发改委进行备案,起源于2006年3月1日发改委颁布实施的《创业投资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参与备案的创投企业,可享受国税总局的税收优惠政策。

2011年11月,国家发改委又颁布《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促进股权投资企业规范发展的通知》,(以下简称“2864号文”),要求5亿元以上PE机构需至国家发改委备案,1亿至5亿元PE机构至地方部门备案。对于PE机构而言,在国家发改委备案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它是获得全国社保基金投资的“敲门砖”。2008年经国务院批准,全国社保基金投资经国家发改委批准的产业基金和在国家发改委备案的市场化PE基金,总体投资比例不超过全国社保基金总资产(按成本计)的10%。

目前来看,2012年在国家发改委网站上备案的仅有36家。

而证监会允许PE开展公募,在当前PE机构普遍面临募资难、退出难的背景下,对部分希望打造大资管的PE机构来说颇具吸引力。

发改委主管的中国股权和创业投资专业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创投委”)常务副会长沈志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864号’文件提过‘股权投资企业的投资领域限于非公开交易的股权,该类企业的闲置资金只能存放银行或用于购买国债等固定收益类投资产品’,此次‘649号文’只是重申原来的规定。”

然而,一位专注于PE业务的律师指出,“694号文”并不是简单的重申,因为“2864号文”只说股权投资企业只能投资非公开交易的股权,并未说明PE机构是否可以发起或管理公募基金。

各打“算盘”

虽然在业界看来,最新的“694号文”是长期存在的监管权之争的又一实例,但发改委这一次似乎有着很充分的理由。

发改委财经司一位处长公开表示,如果PE机构设立或管理公募基金,即同时涉及一、二级市场,很容易产生内幕交易或PE腐败;在募资时,可能会出现股权投资基金打着公募基金的旗号进行非法集资的现象;管理时,如果缺乏有效的隔离,很有可能导致公私不分,私募和公募各自的风险容易相互传导,从而扩大风险,在这种情况下,更容易在募资人数上超过私募基金募资人数上限,演变为非法集资,引发社会风险。

“当前,若一家PE既想在国家发改委备案,又想发公募产品,那是不可能的。”冯坡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因为发改委规定,完成备案的合伙制PE基金出资人不得超过50人,公司制PE基金出资人数量则不得超过200人,一旦PE基金出资人数量超过上限,则容易被国家发改委认定为“公众集资”。

不过,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黄嵩认为,将来不排除同一个私募投资管理机构同时出现在国家发改委和证监会的名单上,“因为私募投资管理机构在管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同时,也可能管理二级市场的私募证券基金。”

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指出,PE进入公募领域后,其发行的二级市场投资基金产品将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原股权投资基金产品继续由发改委监管,这也是在PE监管权属问题上,适应PE加入大资管版图提出“折中”方案,是向产品、业务监管过渡的方式。

值得注意的是,在证监会下发的《暂行规定》中,对PE开展公募业务设置了一定的门槛:“股权投资管理机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申请开展基金管理业务的,须具有3年以上证券资产管理经验、实缴资本或实际缴付出资不低于1000万元、最近3年证券资产管理规模年均不低于20亿元。”

“对于证监会而言,允许大型的PE机构从事公募基金管理业务,也有其自身考虑。”一位行业分析师认为,此类机构投资者进入二级市场,将有利于活跃资本市场、促进竞争,并由于这些机构自身具备一定程度的资金实力和抗风险能力,有利于稳定市场走势,防止大起大落情况的频繁出现。

PE们的考量

“先不要说监管层态度互相矛盾,事实上对PE机构来说,是否会积极开展公募基金业务大家想法也不同。”深圳一家私募投资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说。

据黄嵩介绍,在美国,黑石、凯雷、KKR等大型PE机构,在投资对象和投资方式上,已经从专业化的PE管理机构,发展成为涵盖股权、杠杆收购、夹层融资、PIPE、债务、房地产、证券和对冲基金等多元化投资的综合资产管理机构。

在中国,一些大型PE在传统股权投资领域之外,已经做出一些尝试。

2012年初,中信产业投资基金就已经开始筹备二级市场业务团队,开始向多元化综合资产管理机构转型;鼎晖投资旗下有地产基金、证券投资基金;弘毅投资则曾有意收购欧洲德克夏集团(Dexia SA)的资产管理业务;本土机构如硅谷天堂,本来就是做二级市场私募基金起家。

2012年以来,银监会、证监会相继出台政策,禁止银行、证券公司销售PE产品,这使得PE募资难进一步加剧,而尚未开闸的IPO市场,让PE退出成为“无尽的等待”。

“成立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初衷主要源于两点,一是拓展募资渠道,二是考虑加强退出。”新沃资本董事长朱灿介绍,新沃资本的全资子公司新沃投资已在中国基金行业协会完成备案,且明确有成立一家公募基金管理公司的计划,并将按程序向证监会上报正式申请材料。

其实,目前市场上PE机构参与发起公募基金的已有例子。资料显示,在红塔红土基金公司的发起股东名单中,深创投以持有26%股份位列红塔证券之后为其第二大股东,这是创投公司首次出现在基金公司的股东名单。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相关人士表示,由于PE业务天然就跟二级市场接轨,如果将产业链上下游打通,其金融服务的灵活性和开放程度将大为提高。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目前一些PE机构的多元化发展,是投资对象、投资方式和投资区域的多元化,而不是委托资产管理方式的多元化。从委托资产管理方式而言,这些机构仍坚持了私募形式。

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上海办事处主任李家庆表示,“公募基金与私募股权基金在募集方式、投资标的、业务性质、人员构成、专业技能、市场判断、风险控制手段等方面均存在较大差别,所谓术业有专攻,开展公募基金业务目前不在我们的业务范围之内。”

据了解,PE的募资渠道与公募基金相比有很大差别。传统的美元PE/VC募集资金对象一般为境外机构投资人,募集渠道非公开。人民币PE已经将募集渠道扩展至信托和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

PE机构的个人投资者(LP)须具备1000万元的较高门槛,即使通过信托渠道发行,出资金额也将达到300万元。可以说,PE此前面对的募资对象相对拥有资产规模较高,风险承受能力较强。对于公募基金面对的中小散户,PE面临一定挑战。

此外,从目前一般PE机构的内部分工和设置来看,仍缺乏针对二级市场的投资研究团队,很难立即转向公募基金业务。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认为,相对于私募基金,公募基金具有高透明度、低灵活性、高固定成本的特点,这也是一些PE机构不愿从事公募基金业务的一个重要原因。“对PE而言,在对冲基金和阳光私募同样可以满足其进入二级市场需求的背景下,为什么要去选择明显收益低得多且监管更刻板严格的公募基金方式呢?”

矛盾待解

“其实现在的情况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即使有证监会的鼓励支持,目前PE普遍都还没有实质性地开展公募业务;另一方面,即使有发改委的‘694’号文说禁止,真要想做公募业务也不是没有办法。”一位PE机构人士对记者透露,“有很多办法可以绕开发改委。”

在北京惠诚律师事务所刘龙飞律师看来,基本规避之策就是,同一家股权投资管理机构发行不同基金分别备案。

据其解释,所谓的PE机构在发改委备案,备案主体是基金,管理机构是顺带备案。假设一家PE机构,管理了A、B、C等多只基金,是A、B、C等基金备案;该机构如果做公募基金,则可以由合伙人们出面,另外开设一个资产管理公司开展公募基金业务。

当然,由于证监会的《暂行规定》中对申请公募基金牌照的机构有一定的要求,所以在实际操作中没有这么容易。但是,这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让人质疑,发改委这一纸规定,能否完全禁止在它那里注册备案的PE机构开设公募基金业务呢?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的“2864号文”由于对备案的时间并没有硬性规定,就导致了虽有强制条文,但没有强制执行的情况。对于此次“694号文”的实际执行效果,现在还只能打个问号。

4月7日,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在名为《财富管理市场与资本市场发展》的演讲中公开表示,证监会监管PE,可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的监管规则统一。如果将来明确由发改委来管理PE,发改委从上到下要建一套系统,这是对监管资源的一种浪费。“发改委的改革方向应是更多地来搞好宏观,而减少对小事情的干预。我希望今后的监管当局,都应该更多地尊重市场主体的选择权,为市场发展多添润滑剂少加阻力。”

“PE由发改委监管是历史遗留问题,目前市场格局下,PE监管部门应向证监部门转移,起码在部分业务监管上应与证监部门对接。”方正证券资产管理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若PE机构开展公募业务直接进入二级市场,证监会应尤其关注其信息披露、内部防火墙建设、从业人员的资质认证等方面以此规范证券市场,遏制内部利益输送。

(财经国家新闻网)

如何确诊慢性肾炎设备先进

要怎么预防肾病综合征沪上肾病专家细说

为什么青少年患白癜风这么难治疗

怎么判别是不是癫痫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