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绞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框绞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这30万股权家属是否有权继承-【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2:54:59 阅读: 来源:框绞机厂家

而作为事件另一方的信某汽车玻璃(深圳)有限公司,对上述质疑均拿出了自己的说法。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本报记者为此展开了调查。

事发:

公司高管突遭车祸身亡

今年4月17日,身为信某公司海南文昌矿业公司总经理的朱珂,陪信某公司副总裁董清波一起,到海南文昌清澜新港视察砂矿仓储基地。下午,朱珂驾驶车牌号为琼C/75416的小车返回公司,在途经海文高速公路时遭遇车祸,朱珂当场身亡。

朱珂生于1964年,祖籍山东,1986年武汉理工大学硅酸盐玻璃专业本科毕业,分配到兰州平板玻璃厂工作,1999年获得高级工程师,在玻璃行业核心期刊《中国玻璃》发表有多篇论文。1999年9月,朱珂被深圳信某玻璃集团作为高级人才引进。曾先后任该公司压延部部长,总裁办总经理助理、信某玻璃文昌矿业公司总经理等职。“他从信某公司才几百名员工时就进入该公司工作,一直跟随老板走南闯北,立下了汗马功劳。”朱珂的妻子沙岭说。

朱珂出事后,信某公司在公司张贴的讣告上这样评价他:朱珂同志对待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积极肯干,服从公司安排,处处以公司利益为重,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为了公司发展勇于到公司最需要、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他的去世,使信某失去了一位好员工,失去了一位优秀的管理干部。他是信某的一名优秀而又杰出的事业经理人,他的职业精神和工作业绩将会载入信某发展史册!

“他们开始时对我们都挺好的,把人火化后,一切都变了。”沙岭说。在随后牵涉到丈夫的工伤死亡赔付以及所遗留的股权继承等问题上,他们一次次遭受冷遇。

纠纷:

股权继承双方各执一词

从沙岭所提供的股权认购书及其讲述上,记者大致还原了股权继承纠纷始末。2005年1月,信某公司股票在香港港交所上市。信某公司为激励员工,“以弹性方法向员工提供激励、奖励、酬金等(摘自信某公司购股权计划书)”,为部分员工提供了购股权。这购股权即无偿赠予员工“出售部分股票、获得溢价收益”的权利。沙岭向记者出示了从2006年至2009年信某公司发给朱珂的股权认购书。据沙岭介绍,2008年时,他们曾行使过权利,将公司赠予的5万股卖掉,获得部分收益。

2007年至2009年,朱珂与信某公司签订《员工购股计划书》,获得信某公司约30万股股票期权。朱珂4月份身亡后,当沙岭要求信某公司允许其对丈夫遗留股票行权时,却被告知,根据公司规定,其丈夫的股权已经作废。

沙岭对此提出异议,根据信某公司制定的购股权计划书规则第(11)条“身故时之权利”的规定:倘购股权承授人于全面行使购股权前身故,且并无终止受雇情况,则其遗产代理人可于承授人身故当日起计六个月内行使承授人于身故当日有权行使之购股权。而信某公司的实际做法却与此相悖。据沙岭说,丈夫遗留下的30万股股权,按照市值应有人民币90万元左右的收益。

焦点

工伤保险缘何东莞赔付?

因朱珂身亡事故属于工作时间、因公出差死亡,故属于工伤范畴,对此,信某公司没有否认。但让沙岭及家人感到奇怪的是,其后的所有工伤赔付均被认定到东莞办理。从沙岭所提供的《深圳市企业员工参加社会保险信息变更申报表》以及《社会保险个人缴费清单明细》都可以看到,从2004年一直至2010年5月,朱珂的养老、医疗保险一直在深圳缴纳,而且其也长期在深圳工作。

沙岭认为,朱珂肯定是信某公司深圳分公司员工无疑。而信某公司之所以把工伤保险赔付转移到东莞操作,是因为东莞的工伤保险缴费基数要比深圳低很多,公司可以少支付赔偿款。

对此,信某公司法律顾问曹卫说,一开始信某总公司在深圳,后来在东莞也设立了分公司,朱珂后来去了东莞公司工作,并在那里签订了劳动合同,但因为他老婆孩子都在深圳,所以他自己打了报告要求养老保险在深圳买。记者询问可否看看这个报告,曹卫表示报告在公司,自己手头上没有。而沙岭认为,现在人都没了,而信某公司和员工所签订的劳动合同该公司从未给过员工,公司再怎么说也无法质证。

据记者了解,因沙岭对丈夫工伤死亡待遇及股权继承问题有异议,于今年10月18日向龙岗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按照深圳标准支付朱珂家属丧葬补助金、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及供养亲属抚恤金,并要求裁定购股权继承权。但信某公司提交了一份朱珂与信某汽车玻璃(东莞)有限公司签订的期限为2004年9月29日至2014年9月28日的劳动合同,另外,信某称,2004年7月至2010年5月,信某东莞公司为朱珂缴纳了社会工伤保险,2009年7月至2010年5月为其缴纳了医疗保险。

其中,信某公司出具了一份2005年7月15日由东莞社保部门开具的工伤认定书,仲裁认为这说明朱珂当时在信某东莞公司受工伤。但沙岭告诉记者,当时朱珂受伤其实是和同事在深圳踢足球比赛时不慎伤到,其住院就在横岗人民医院,这不仅不属工伤,而且也跟东莞毫无关系。至于东莞社保部门开具的工伤认定书,她认为是信某公司私下操作。此外,据沙岭了解,信某公司与员工签订的合同一般为一年至三年,而出现10年的劳动合同,她表示怀疑合同真实性。

仲裁委最终驳回了沙岭主张的工伤死亡待遇按照深圳标准执行的申请。另外,对于股权继承问题,仲裁委认为不属于其处理范围不予受理。沙岭不服仲裁结果,表示会继续上诉至龙岗区法院。

家属可否继承公司期许股权?

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邓香花认为,根据我国《继承法》的有关规定,朱珂名下的购股权可以继承,这一点毫无疑义;公司的这一承诺也可以看做是公司与员工形成的一种关于购股权的合同,按照《合同法》规定,公司如果拒绝遗产继承人继承此购股权则属违约行为。

建纬律师事务所深圳分所合伙人律师陈凌认为,朱珂是拥有公司购股权认定下的相应权利,另外,这个股权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公司股权或者上市公司的股权,它是公司为了奖励员工的一种绩效奖金模式,这种奖励模式是公司通过协议方式授权给员工,员工在相应期限内有权行使公司赋予其的股份的让渡权(交易权),从而获得高于公司给予员工时的底价之上的溢价部分的收益。根据相关证据显示以及公司购股权有关规定,朱珂并未在死亡之前丧失掉购股权,那么他的继承人就有权要求行使这种权利,并且获得相应收益。

陈凌律师还表示,关于程序问题,购股权是公司绩效考核的奖金性质,就应该由劳动仲裁委管辖。但因其有购股权协议,表面上看有些像公司的股权奖励机制,是股东和公司之间纠纷,应该向人民法院起诉,而本案显然不是。

对此,信某公司法律顾问曹卫有着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因为朱珂所得的是期权,只有朱完成工作时限才具备拥有和处置上述股权的权利。而朱珂距离其实际拥有行使期权权利还有3个月时就去世了,也就是说,在其去世时公司的这部分股权还没有变成他的现实权利。他本人都没有这项权利,所以家属就无从谈及继承的问题。“这个不是我们说没有,是根据香港证交所法律规定的。”

吴桥纯净水过滤椰壳活性炭厂家欢迎选购

7090丝印机

宁波江北区防腐木鉴定户外用木料树种鉴定中

惠东县农用硫酸亚铁生产厂家

25银焊条多钱哪里有

嘉定区工商注销马上办